成都往事

            成都往事 - 冲少b789456123l - 冲少b789456123l的博客 --成都往事 --
 

          成功生命的诞生犹如一张白纸,空空的。白纸总有被写满画满填满的时候,这是一个逐渐丰富的过程。这个生命快要告别尘嚣时,她是一个最绚丽的灵魂,尽管过程是绝望、心碎的痛苦,事物都具有一般性和特殊性,生命也如此,具有传统意识按部就班的生命属于一般性,冲破了这个一般性的禁锢,就是非一般性了。
天陨属于后者……
天陨喜欢上了坐在后排的一个同学,黝黑结实的小男孩,他叫帆。天陨或许就是这个时候改变了,成了一个具有特殊性的生命。
有人问你,你喜欢我什么你将如何回答不知道
真正爱情来临时,总是找不到答案的。
天陨明白,自己喜欢上了一个压根不可能走在一起的人,却欲罢不能,每天沐浴在自己给自己制造的幻想幸福中。他陷下去了,掉进了这个泥潭。在天陨生活的这个小城镇,封闭,固执,这样的爱只会是一种痛苦,一种折磨。
帆是山里来学校的寄读生,只有学校放长假的时候才能回家一次。而天陨就是这个城市的人,每天都能回到家里,周末时,天陨也会常常带帆到家里玩。父母对自己的同学很友善,常常给帆做好吃的东西,也常常帮帆洗换下来的衣物。帆也感激天陨的父母,两个人在生活学习中,感情也逐渐升华了。
高中生活是沉闷繁重的,同学们都在为了大学的校门而努力着,天陨成天在计划怎么才能让帆能轻松面对每天的学习生活,他明白,这个可爱的男孩,最终是不会属于自己的,能留给自己的只有对现在的回忆了,因次,天陨只想着在这不太长的时间里,两个人尽量能多在一起,就两个人,多为他做点事。
周末的晚上,帆照样去了天陨家,这天是天陨 高考结束了,曲终人散,天陨第一次感觉到了生命的无奈。那年,班上五十六个同学,只有两个同学没有接到大学的通知书。大家和班主任都在无眠无休的享受着成功的喜悦时,天陨独自一个人用酒精麻醉,他知道,帆就快要离开自己了。这是谁都没办法改变的。这样的心痛,没有经历过的人怎会明白
高考结束了,曲终人散,天陨第一次感觉到了生命的无奈。那年,班上五十六个同学,只有两个同学没有接到大学的通知书。大家和班主任都在无眠无休的享受着成功的喜悦时,天陨独自一个人用酒精麻醉,他知道,帆就快要离开自己了。这是谁都没办法改变的。这样的心痛,没有经历过的人怎会明白
九月的成都风高气爽,天陨一个人背着行李,站在电子科大的校门前,面对着这所庄严的学校,天陨说不出是什么滋味。一切都是平平淡淡的发生了,在这里,没有一个朋友甚至是没有一个熟人。天陨每天靠着酒精,香烟,报纸度过。大学是丰富的,可这样的丰富,不是天陨的。能够安慰自己的,就是把记忆中的花絮,变成浪漫的甜蜜,慰藉着一个孤独的心,或许自己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怪人,那么,今生今世,惟有孤独终老。陌生的城市里,唯一收容的,只有自己的影子。能够找到快乐的,只有与帆的往来的书信。
踏出大学校门那年,天陨的生命从此改变了。帆也在这一年里,和高中的一个女孩结婚了.
这一年里,天陨知道了这个世界上不止自己是一个怪人,这样的怪人随处可以看到,成都把这样的人叫作飘飘。
天陨人缘很好,一到这个圈子,就结识圈内不少的人。刚出学校的男孩,还是个天真单纯的少年。对待迷惑的现实,又能有多少的自制力?此时的天陨就如休眠几个世纪的火山突然爆发了,一发不可收拾。各种飘飘活动聚集的场所,都会有天陨的存在。他根本没有想过,也不会想到这样堕落的快乐能延续到什么时候,今朝有酒今朝一定会醉,哪还去想明日的愁。
人都是在困苦中长大,天陨没有经历过,又怎能是成熟的,对世物是过分好奇的,对世人是盲目信任的。生活总是充满阳光的,总是美好的,幼稚得可以!傻得可以!!!
带天陨进入这个圈子的人叫新,长相酷似王力宏。相识不久的一个晚上,新把天陨带回了他的家。对于这个圈子充满好奇又还很陌生的天陨来说,不会明白这意味着什么,跟他们在一起,喝茶,聊天,K歌,是快乐的,是满足的,虽然什么都不懂,甚至有时候他们说的话都听不明白意思。
粉色的灯光下,新与天陨席地而坐,喝着红酒,聊着天,快乐冲昏了天陨的头,欲火占据了新的头。新在酒尽的时候,一把抱着了天陨,这突如其来的动作让天陨的心跳加速却没有反抗,头晕乎乎的天陨觉得这样的感觉很好,很温暖。新的嘴唇在天陨的脸上不断的移动,痒痒的,天陨没有能力去思想,没有能力去抗拒,只有一个劲的在问自己,这样也可以吗?为什么抱着自己的不是帆?新温热而又湿润的双唇从天陨的脸滑落到了胸口,此时的天陨完完全全的被新俘虏了,最后一点可怜的思维被彻底击败了。只觉得新的舌头有一种魔力,很可怕,却又是那样令人兴奋不已。到最后,自己最隐私的地方被新弄得直挺挺的,新也拉开了知道的裤链,掏出了男人特有的欲望……
这是天陨的第一次,流了很多血。正如新所言,天陨会被圈内越来越多的人认识。就在这一次,天陨也明白了,什么叫甲方,什么叫乙方,什么是一号,什么是零号。
90年代的成都,圈子里都有喜欢新人的习惯,尤其是刚从学校出来的,圈内人都认为这样的人是最单纯,最干净的人。而天陨那张阳光纯真的脸,正是大家久违的期待。天陨出名了,每天找他的人越来越多,。这是天陨最疯狂最糜烂的时期。对于各种各样的人的邀请,都是来之不拒,在天陨看来,自己的出名是理所当然的,和同类人在一起,不必去遮掩什么,想到什么就说什么,想到什么就做什么,这样的发泄令人很快乐很满足。虽然天陨一直想找到一个自己爱,也爱自己的人,但是在这个圈子,长久的感情几乎是零,在自己身边的人群中,没有几个是和天陨想的一样,飘飘没有自己固定的感情,绝大部分是这样想的,也是这样做的。
正当天陨在这个圈子乐不思蜀的时候,新突然人间蒸发了,圈内人说法不一,直到现在,这个人的去向天陨还是一无所知。新的消失在天陨心里没有留下一点痕迹,虽然新拿走了天陨的第一次,在这样的圈子里,又会有多少个第一次出现,天陨也不例外,只要是看上去长相还不丑的人,天陨都有可能跟他们foronenight!
谁都不知道这样的感情会维持到什么时候,每次的发泄过后,带来的是更加的空虚,苍凉,谁都想找到一个人让自己去爱,也被爱着。 可又都怕自己受到伤害而小心的保护着自己。生活越来越失落,越来越混乱,个个都只愿谈性,不愿再去谈爱,更有甚者把这个当成了筹码,成为赚钱的手段,谁都明白,这是颓废,这是肮脏,可谁也没有办法去改变。天陨也一样,没有这样的能力,一个弱势群体只能跟随主流,每晚的夜生活,迷幻的灯光,刺心的烈酒,呛人的香烟,还有赤裸裸的性关系……
同样的工作做久了让人疲倦,同样的生活长了让人压抑。天陨已经厌倦了这样的生活,于是换了电话,换了工作,开始了新的生活,每天的忙碌让他觉得很充实,和自己交往的飘飘也只剩了几个关系特别要好的朋友。有着充实的工作,生活,天陨不再去胡思乱想。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工作上,因为,不久在工作中就有了出色的成绩。
这段时期的天陨已不再是刚出学校的懵懂少年了,对于性爱是乎有了新的理解,赤裸裸的性让人的肉体得到了满足,却更加深了精神上的空虚,这样的生活消灭了人的意志,让人一步步的堕落,一点点的颓废。一个人的性是建立在爱的基础上,一个人连爱都没有了,那活着还有什么意义,静静的等待吧,总会有自己喜欢的人出现,天陨不断的这样告戒自己。
天陨生活是有方向的,坚信自己的生活是会越来越好的,他是乐观自信的,甚至自信到自负,当他生命中的第二个男孩出现后,彻底改变了天陨对圈子的认识。
他叫柳风,最开始认识他是通过一个朋友。在认识柳风之前,天陨知道他虽是圈内人,却有一个女朋友,而且正打算结婚。认识柳风是天陨打算离开成都的日子。那个时候天陨辞了工作准备去外地生活,在临走的几天里,没什么事情做,就每天在柳风家里打牌。几次的交往中,天陨知道了柳风是川大毕业的,老家和自己是同一个地方。还有就是有一个女朋友,正打算结婚,其他的也就不知道。而柳风也不知道再过几天,天陨就不再属于这座城市了。
感情总是会在不知不觉中滋生成长,几天短短的相处,天陨对柳风产生了好感。他明白,这是不肯可能的事。柳风正在准备自己的婚事。在临走的前一天下午,天陨有一个人去了柳风家打牌。傍晚回家时,天陨向在场的朋友道了别,表明了自己明天就要离开这里去另外的地方生活了。也是在这一天,天陨的生活里就多了一个人。
从柳风家里出来,天陨还是象往常一样,沿着一环路慢慢的朝自己的住处走去。灰暗的天空,灰暗的城市,灰暗的心情,灰暗的一切一切,多少年的忙碌,到走时,还是空空荡荡,想到这里,不禁叹了口气……、
“干吗呢?心情不好?”原来柳风也跟了出来,什么时候在自己的背后都不知道。天陨内心是忧郁的,性格却是个要强的人,不会在别人面前表现出自己脆弱的一面,“没什么呀!只是想到自己明天就要离开了,心里有点不舍得。”“既然不舍得,那就不要走吧!反正这里有这么多朋友,我们都很喜欢你这个朋友”“呵呵……是吗?谢谢,不过我早已决定了,以后有机会我回来看你们”“既然你坚持要走,那今晚我们约上朋友到酒吧坐坐吧,算是为你饯行,你可一定要来哦!我们都不希望你离开,你明白吗?”说完,柳风上了一辆出租车就走了。上车时,还回头补充了一句“晚上等我电话”
天陨按照柳风说的地址,到了川大旁边的一个小酒馆。这一段酒吧很多,主要是针对川大的学生,因此,消费也不是很高。
酒吧里播放着纳京高的爵士乐。可并非来了很多朋友,只有柳风一个人坐在酒吧的角落里。后来才知道,这次所谓的饯行是柳风特意安排的。
“就我们两人吗?”天陨坐下来很奇怪的问,不知道他们在搞什么鬼。在工作上,天陨心思很细腻,在感情,却向来都是大大咧咧的一个人,他根本就没有察觉到柳风此时的眼神,“哎~~~平时都是称兄道弟,关键时刻就不知溜到哪儿去了,还是你好,还知道给我饯行,哥们,来来来,干拉!”天陨举起酒杯,示意柳风喝酒。酒杯相碰的时候,四目也碰到了一起,柳风眼神里透露出天陨从来没有看到过的目光。一种不愿舍去,一种怜爱,一种恳求,一种我值得你留下,一种我敢保证。天陨心慌了,同时也多了一份喜悦,漂泊这些年,这是第一次得到与别人不一样的目光。可这种喜悦只是瞬间,自己将在几个小时后就要离开了,而柳风也正在为自己的婚事做作准备
“对了,你们的新房打算怎么装修啊?”天陨打破了沉默,柳风点了一支烟,反问天陨,“你将来的新房怎么装呢?”“我?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有新房”天陨静静的回答。在中学时,天陨就明白自己与别的同学不一样。而现在,天陨也知道了这个世界上不只自己一个人是GAY,他不会为了世俗去改变什么,那样会活得很累很累,天陨不愿去害人害己,不想对不起将来受骗的那个女孩,更不想对不起自己,哪怕自己是孤独终老。“孤独就孤独吧,我早已习惯,早已喜欢上了孤独”天陨不自觉的冒出了这句话。柳风快速的伸出双手,握住了天陨“不会的,你不会孤独,我陪着你,我不允许你孤独”柳风投过来的目光是诚恳的,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让天陨着实的吓了一跳,杯中的酒洒了一身,这几年在圈内混了这么多年,没有一个人是想要安心找一个人平平淡淡的过日子。象柳风这样的告白天陨虽然一直很渴望,很渴望……
对着洗手间的镜子,天陨的头乱着一团,离开的机票在手,他为什么是这个时候出现。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,天陨告戒自己,不要去破坏了一个陌生女孩的幸福。而柳风大学毕业到现在,也没有上过班,平时的生活都是那个女孩在帮助他,虽然她知道他是GAY,可她就是爱他,爱的很深,爱得死去活来,这样一个女孩,天陨没有理由去伤害她。柳风这些年,不知道为自己,为自己爱的人去打拼,每天就只知道坐在电脑前玩游戏,这样的人生态度和天陨是相违背的。
“不能让他发生,不能,不能……、”可是,这样诚恳告白,自己又怎么舍得去拒绝呢,真感情难找,在这个圈子,真感情就更难找了,几乎绝迹的东西却在不合适的时间里出现了,“我该怎么做”天陨死死的盯着镜子里的自己,想让他给自己一个答案。
“很晚了,我明天不能睡得太久,不然就错过了飞机”“我不让你走”柳风很急的样子,几乎是乞求的语气,乞求的眼神。“现在说这些都太迟了”“不迟,只要你答应了,以后我们四分之三的生命都系在一起了。天陨,我是很渴望很渴望你留下来,做我的BF,做我这一辈子的BF,我不会说话,我没有更好的言语挽留你,我只有发自内心的三个字:我爱你”天陨想哭,但是没落泪。天陨没再说话,提起包,大步的迈出了酒吧,他想逃避这场对话,身后纳京高的音乐仍然响着。柳风跟了出来,张开双手挡住了天陨的去路,“天陨,请给我一个机会,也给自己一个机会”天陨心里在想,可是怎么也想不到拒绝的词,脑子一片空白,“她怎么办?她可是爱了你8年了,作为一个女孩,她能接受你是个GAY,你还要怎样?婚期也定了,新房也买了,你要她怎样向家人交代,怎样向朋友交代?”天陨想自己可能这次是放弃了一段很美丽的幸福,但是做得无亏于心,天陨自己安慰着自己,见柳风沉默了,天陨接着问“那以后如果有个比我好的人出现呢?我是不是也成了第二个她呢?你怎么这么不负责呢?”
柳风伸出一只手堵住了天陨的嘴巴,另一只手拿出了手机,拨通了电话“喂!是我……我不能和你结婚了,我喜欢上别人,一个男孩,他叫天陨”“你做事好……”柳风把电话挂了,猛然抱住了天陨,一个长长的吻堵回了天陨所有的推辞。天陨最后的一丝防线被冲破了,那晚,天陨跟着柳风回了他的家
一缕阳光透过窗户射了进来,天陨睁开眼睛,旁边的柳风还在熟睡中。重重的呼吸声让天陨感觉到很幸福。天陨爬在床上,第一次仔细的端详着眼前这个男人,浓浓的眉毛,高挺的鼻梁,一张俊俏的脸,突然柳风张开了双手抱住了天陨,一个翻身把天陨压在了身体下,“小色鬼,你在干吗?”这次天陨没说话,也用嘴堵回了柳风的唇。
门外传来了敲门声,柳风很不情愿的穿上衣服,在天陨额头上吻了一下“你先休息,我去开门”
客厅里传来了柳风的话,“这么早,你今天不用上班?你不是有钥匙吗?怎么还敲”听得出柳风的语气不是很愿意这个人出现,“我想了想,还是敲门比较好,我还没吃早餐,去帮我买点。我还要赶着上班。”一个女人的声音传了进来。又是一阵对话,门开了又关了。留下一个女人在客厅里,天陨怎么也不能再睡下去了。
天陨走到了客厅,那个女孩看见天陨,站了起来,“你就是天陨?我叫李书,柳风即将要迎娶的妻子。我们谈谈吧?!”女孩说话很有力,还能说什么呢,自己抢走了她的爱人,对不起是自己该说的,可是,一句简单的对不起又是何等的苍白无力。眼前这个女孩并不吵闹,很冷静,“我们都是成年人,做事情前得三思,我想请你退出这场游戏”“游戏?这不是游戏,我是认真在对待感情。”“昨晚的日子好难熬,长长的深夜就象在等待死亡一样,我真的没想到,在我就快要嫁给他的时候,又会冒出一个天陨来。现在我什么也不想多说,我要赶回公司,晚上我会找你的。”李书转身开了门,柳风一直站在门口,手里并没有什么早餐,显然,他知道她今天来的目的。 “我们现在该怎么做?”天陨看着在沙发上猛吸着烟的柳风。“不要急,天陨,坐到我旁边来。”柳风拍拍傍边的沙发。天陨坐下来也点燃了一支烟,“不急?怎么不急,我们对不起她。你和他的结合,世人都会为你们祝福,为你们祈祷,而我们在一起,再真挚的爱月只能偷偷摸摸,没有一个人会认为我们是对的,我们的亲人,我们的朋友,我们身边的熟人,都会骂我们,都会说我们大逆不道。我今天看到李书,我好愧疚,真的,柳风。”
“我们现在该怎么做?”天陨看着在沙发上猛吸着烟的柳风。“不要急,天陨,坐到我旁边来。”柳风拍拍傍边的沙发。天陨坐下来也点燃了一支烟,“不急?怎么不急,我们对不起她。你和他的结合,世人都会为你们祝福,为你们祈祷,而我们在一起,再真挚的爱月只能偷偷摸摸,没有一个人会认为我们是对的,我们的亲人,我们的朋友,我们身边的熟人,都会骂我们,都会说我们大逆不道。我今天看到李书,我好愧疚,真的,柳风。”
“天陨,不要这样说,你没有错,这一切都是因为我。你安心做我的爱人吧,对于李书,我会处理好。”
晚上,天陨和李书坐在良木缘,“这里的咖啡很淳,尝尝吧”,“咖啡!黑得象魔鬼,苦的象人生,却又淳得象天使”有多少人不正是眼前的这杯咖啡。
“天陨,我很爱柳风,我们从小就在一起,中学时,我喜欢他,大学里,我爱上他,而现在,我很希望嫁给他。圈子里,GAY不止你们两个,放弃柳风,另外找一个,算我求你了”
“我也很爱他,虽然你爱了他8年,我只爱了他一天,但这爱的分量绝不比你低”,天陨此时已跟李书叫劲了,李书说得没错,圈子里GAY是成千上万,可柳风只有一个,“李书,柳风始终是圈子里的人,或许今天我退出了,难保证明天会有第二个天陨的出现,做为女人,我还是希望你找一个不是GAY的男人过完一生。”
这场仗持续了一个多月,李书每天都是在哭。柳风和天陨也都不好受,虽然赢的是他们两个,可毕竟李书是个最无辜的人。一个最无辜的女人。
现实的问题来了。两个人都没有工作,怎么解决生计问题。晚上,天陨躺在柳风的怀里,“风,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啊?”“怎么做?还做什么?刚完事,现在肯定是睡觉了”柳风没有正面回答天陨的问题,他心里明白,目前这种处境是很不理想的。天陨听着柳风这样的回答,差点哭出来了,“得了,天陨,不要急,我会想办法的,先睡吧,明天我告诉你,我们怎么做”
天陨一大早去了招聘会,玩了这么长时间,也该找个工作了。招聘会上人多工作少,转了一个上午,一无所获。九月的成都还处于炎热中,中午回到家里,渴死了的天陨找不到一滴水可以喝。柳风还懒懒的躺在床上,天陨一股莫名的怒火冲了上来,抓住枕头就朝他扔了过去。熟睡的柳风被这突来的袭击吓坏了,本能的弹跳起来,看见天陨又累又委屈的样子,也不敢再多说什么,自知理亏的他穿好衣服,给天陨削了一个水果,“老婆辛苦了,先休息一下,我马上去作饭。”对于柳风这样的反应,天陨也发不起来火了,乖乖的坐着等待柳风的饭菜。天陨喜欢吃鱼,柳风也喜欢做鱼,天陨喜欢吃得辛辣,柳风也做得很辛辣。柳风把天陨最喜欢的鱼头放在了天陨的碗里,“老婆,天气热,下午你就在家呆着吧,我出去找房子。”天陨没吱声,只顾着吃去了。柳风以为天陨还在生气,也就默默的吃着,这顿饭就在无声中吃完了。
晚上柳风才回来,还带了一盒冰淇淋回来,“吃吧,老婆,我今天去找了一个大学里的同学。她叫阿不,我们关系很好,虽然她是个女孩,我们一帮男生都当她是哥们。有可能我们就和她合租房子。”
红瓦寺是川大旁边最热闹的地方了,这里的小酒吧特别多,小吃也多,都是针对学生低消费。阿不就住在这里,静水楼台是小户型的单身公寓。天陨跟着柳风敲响了阿不的房门。
屋子不大,却很整齐,看得出是刚打扫过。阿不长相不算是漂亮MM一族。在天陨排名的十大丑女中,一定能找到阿不的名字。她发质很差,脸和足球一样圆圆的,脖子却很细,看上去很象一只乌龟。因为天陨是第一次见阿不,还不怎么熟悉,就一个人静静的坐在沙发上听他们两个聊大学的事情。看得出,他们以前确实是特哥们。
他们聊得很起劲,天陨也不好打扰他们,不知不觉天就黑了。这是单身公寓,不好做饭,阿不平时都是一个人在外面吃的。
三个人找了一家比较干净的小饭馆坐了下来。柳风给天陨点了一道鱼,阿不是个素食者,点了许多素食。其实,三个人都是偏爱素食的,不一会,素菜就一扫而光。阿不虽是个女孩子,吃饭却比男孩快多了。然后点了支烟等着天陨他们吃。其间,阿不了解了天陨和柳风最近的一些情况,天陨也知道了阿不目前是太极集团的员工。结帐的时候阿不争着把钱付了,“你们现在经济比我要困难,就不要太花钱了。现在你们搬过来,可能有点小,先将就挤一下,周末我们就去重新找个大的套房吧”
天陨觉得这个女孩好善良。下午真不该把她比成是乌龟。天陨向来都很欣赏大方得体,对朋友好,不去斤斤计较的人。
几天后,阿不在磨子桥找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,房租一个月九百,阿不一下就付了一年的房租。这些事情,天陨都是默默的记在心里,对自己说,今后,阿不的事就是自己的事,无论发生什么,都支持她,帮助她。就因为天陨是个念旧情的人,为了这个别人都不知道的誓言,导致三年后与柳风的第一次分手。
一切算是稳定了,天陨现在考虑的便是今后的工作问题,而柳风还是和以前一样,成天沉迷与网络游戏中,一时半会不玩就心痒难耐似的。为了尽快稳定下来,天陨找了老本行,进了服装公司。阿不的公司就在家的附近,经常上班时偷跑回家玩。柳风和她是大学同学,当然共同话题也就比天陨多多了。两人在一起总是很有默契一唱一和跟天陨开玩笑。时间一长,阿不与天陨的距离越来越近,在一起生活短短的几个月,就感觉象是认识了很多年的老朋友。玩笑越多,也就越来越过火。到了最后,阿不每晚都不回自己的房间去睡觉,硬要挤在天陨的房间里。天陨明白,这是感情上孤独的结果,不管做朋友的再怎么好,始终是代替不了爱人的。柳风和天陨都由着她。
家里三个人有两个在上班,每月上班的柳风就象家里的专职保姆,每天天陨下班回来总会有好吃的等着他,屋子也收拾得干干净净,可天陨还是希望柳风能找个工作,毕竟两个人一起努力要比一个人快多了。天陨对未来充满了幻想。希望能有属于和柳风两个人的房子,车子。
在天陨不断的唠叨下,柳风终于走出家门,去了一家广告公司。算是稳定了,可现实总是不能理想。阿不的长期任性胡闹,让柳风渐渐的产生了反感。柳风总觉得晚上的时候应该是和天陨两个人的,可阿不总是夹在中间。阿不对柳风的变化也感觉到了,可是她总是满不在乎的,她总觉得柳风只是一时的想不通,因为在阿不的心里,她是把天陨当作妹妹看待。可她却忽略了,爱终究是自私的。成都往事 - 冲少b789456123l - 冲少b789456123l的博客

评论

© B789456321L | Powered by LOFTER